primary colors

【翻译】Bucky Barnes in Recovery

小细:

在汤上看到这一条post,虽然作者的主题思想是“不要掐别人的脑洞好吗”,但吸引到我的地方是她论证了Bucky是否有可能在逃离九头蛇控制之后缺乏独立生活的能力,所以粗糙翻译了一下:p最后一段有关同人创作的观点我持保留意见,没有翻,有兴趣可以戳原文链接看一下


原文地址←←←←←←←←←←←←←←←←←←←←←←←←


许多基于队2的同人文都着重于刻画Bucky在逃脱了九头蛇控制之后是如何逐渐恢复的,这很好理解。曾经的折磨与桎梏会对他造成什么样的影响,重获自由后的他又该如何应对全新的生活,每位作者都有属于自己的不同理解。一些作者描写Bucky将怒火指向九头蛇,并加入了复仇者或者神盾局的队伍,一起追回那些被九头蛇夺走的曾属于他的东西;在一些其他作者的作品里,挣脱九头蛇之后的Bucky显得更加困惑、茫然而迷失,需要别人的帮助来使他重新自立。这两种不同的刻画都很棒,这也正是同人文的精彩之处:我们可以用自己的解读来构建故事,表达我们对于角色发展的看法,与朋友分享并共同拓展这些解读。


而一旦人们开始审查别人的脑洞,坚称某种对角色的解读方式是站不住脚的,问题就来了。我们可以认为某个同人作品对角色的刻画是OOC的(并不是所有脑洞都要与原著整齐划一),但我们无法评判说,这些脑洞的作者不客观、不尊重角色。


我看到这种情况出现了很多次,尤其是针对那些将恢复期的Bucky描写得脆弱无助的脑洞。反对这种刻画的意见主要来源于两方面:第一,漫画里的Bucky在一周内就摆脱了困境;第二,队2电影里的Bucky会开直升机,还能对一整支队伍下令,这样来看,他显然有能力照顾好自己。

暂且不说MCU的设定与漫画原作的设定不一致(如果是一致的,Bucky在队1里就应该是个小孩,而队2的Pierce应该是Fury手下的一个忠诚特工),第一个以漫画为出发点的论据也无视了这样一个事实:Winter Soldier在不同故事载体里的刻画是不同的。在漫画里,冬兵能够与人对话,甚至质疑过Lukin的命令;他曾单独被派遣去渗透军事基地,完成了一场单人间谍任务;他还与Natasha建立起了友情,甚至爱情;在Steve利用宇宙魔方帮助他恢复了记忆后,Bucky便单枪匹马地去寻仇了。

而电影中的冬兵完全是另一个人。当他对命令表达出一丝一毫的质疑时,那个疑问已经吞噬了他的整个内心,才得已浮现出来。电影中他唯一一次展露出人性的迹象,是当Steve动摇了他的洗脑成果的时候。除了和Pierce,我们从来没看到过他与别人对话,更何况Pierce与他的那段对话甚至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对”话,Pierce只是在哄骗他听话。队2也没有任何能够表明他被派遣过单人任务的证据或暗示。漫画冬兵与电影冬兵的最大区别,或许就是在队2的结尾,Bucky并没有重拾他的记忆。我们能确定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他看起来似乎重新认出了Steve,也认出了Smithsonian博物馆所展出的信息,但这不能表明他已经想起了自己的过去。漫画里的Bucky是一个身心机能正常运转的人,他已经记起了有关于自己的所有事,也知道自己被夺走了什么、知道那些人曾利用他做过什么,但电影里的Bucky是个人形兵器,仅有零星而残缺的记忆,只掌握了一点从某个博物馆里得到的基本信息,没有别的了。

而第二点反对意见,也就是单独从MCU的角度来看,队2中的Bucky也显示出了他能够照顾好自己的能力:所有其他特工都没能把Fury弄死,他把Fury的车掀翻了,他在视线受阻的情况下一枪命中Fury的胸膛,在高架桥之战里,对特战队下达命令的人是他,他就像一把热黄油上的刀刃那样熟练地杀死了神盾局的特工,他一个人驾驶昆式喷气机,他还在两分钟之内就使Steve和Sam暂时失去了作战能力。这人哪里无助了?!他当然知道如何喂饱自己!他当然不会哭个不停,也不会不知道怎么上网。

电影里的冬兵是个能自立的人,这一点毫无疑问。然而,他的自立恰恰体现在九头蛇所运用他的方面上:作战和暗杀。有能力射杀目标和驾驶卡车不代表有能力应对日常生活。九头蛇与冬兵交流的每一个镜头,都展示出了他们对冬兵长达几十年的非人化(dehumanization)。他在无力反抗更不可能给予许可的情况下被截肢,醒来后发现自己被装上了人造手臂。在银行的地下保险库里,那些为他修复手臂的技术人员从来不与他对话,也不向他解释他们正在对他做什么,当他情绪失控时,安保人员便抱起枪,用枪口指着他。没人试着放低嗓音对他说话,也没人去问他发生了什么。他纯粹被当成一件武器对待:准备,运用,维护,储存。特战队的队员为他把枪上好膛,我们也从来没看到过他自己吃东西或者梳头发。

当然了,我们目前找不到证据,并不能说明冬兵的确缺少应付日常生活的独立能力(absence of evidence is not evidence of absence),他也许确实一个人出过任务,也能够照顾好自己,这都是完全有可能的。他肯定知道如何喂饱自己,这一观点已经被提出并论证,举个例子:冬兵肯定有能力独自觅食,如果没有,九头蛇就要面临他们最贵重的武器可能会在脱离负责人控制的特殊情况下被饿死的潜在风险。

然而,还有一种无法否认的可能性,那就是冬兵完全依赖于九头蛇。什么是彻底掌控一个人的最好办法?让他一但脱离你,就陷入彻底无助的境地。在那个银行的地下保险库里,冬兵正在接收静脉注射,那可能是某种药物或者镇静剂,那也可能是补充营养的途径。电影没有给出足够的信息让我们对冬兵的独立生存能力做出判断,所以,两种解读都是站得住脚的。冬兵会开昆式喷气机,不代表他一定知道怎么用微波炉。Bucky能伪装自己,逃过入口处的金属检测,混进Smithsonian博物馆,不代表他知道如何照顾好自己。

在这七十年里,除了下达命令和要求汇报任务,很可能根本没人对Bucky说过话。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对他过往人生的零星记忆,还是从九头蛇特工那里听来的一些简短对话,都不足以保障他能够有效地与人交流。他有可能一直通过静脉注射或特制食品的方式补充营养,所以在逃亡的路上,他不知道应该给自己找些什么吃的,才能满足他作为一个超级战士的身体需求。他对九头蛇的忠诚与顺服可能还有一丝残留,导致当他处在Steve或者其他复仇者身边时,会经历冲突、压力和选择障碍。

有人说,写脆弱无助的Bucky是不对的,因为他经历了极端的训练,他如此强壮,不可能把自己搞成那个样子,这种说法暗藏一种观点:强壮的人只要耸耸肩膀就能摆脱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抑郁症和焦虑症。所有人都可能遭受创伤,一个人无法摆脱创伤,不代表他就是脆弱的。摆脱九头蛇之后的冬兵依然是个各项机能都正常运转的人类,当然了,他不得不这样,如果他感到过于痛苦崩溃,以至于无法逃走,他就会再次被电击、再次被迫顺从了。他还从来没有机会处理自己的情绪,他总是忙于完成任务,或者压抑那些情绪,如果他表现出一丝一毫被精神创伤所压垮的迹象,九头蛇必然会让他经受疼痛的考验,直到他把那些问题压抑下去。他肯定早就学会这个了。
现在,Bucky逃脱了九头蛇,他能够安全地崩溃了。他有失控的自由了。

原文地址←←←←←←←←←←←←←←←←←←←←←←←←

评论

热度(115)

  1. 茆帽子卡米 转载了此文字
    很值得參考的啊!
  2. 罗马尼亚的小鹿蜜分 转载了此文字
  3. primary colors蜜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