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mary colors

樱花树下 (短, 一发完, 龙蟒清水)

少时倾慕,往往渐行渐远渐无觉,终至成为别人的良人。蒙太奇的梦境回溯,青春往事少年心事,流水般淌过。姑娘一直的文风都特别自然毫无堆砌的生涩偏偏段段都直戳心扉,我想姑娘一定是敏感又温情的人。

我就是个渣:

(一)

马龙在凌晨三点的夜里醒过来,翻了个身卷紧被子逼自己赶快再度入眠。

他舍不得刚才做的那个梦。

刚才那个梦中他坐在高中的教室里,盯着手表的分针焦急地盼着下课放学,还在讲个不停的物理老师已经拖了十分钟的堂,再拖下去他就来不及跑回家里看新一集的灌篮高手了,他心急如焚地看着物理老师滔滔不绝吐沫飞溅地讲卷子讲得兴奋,而他灰心丧气地发现这张卷子还剩四道大题,于是他是没法知道湘北到底能不能战胜翔阳了。

这时候走道里鬼哭狼嚎的声音响起,马龙一听到就忍不住笑了,一个还处在变声期略有点沙哑少年气十足的声音拖了长腔高喊:“下——课——了——! 放——学——啦——!”

马龙在梦中笑了起来,他从桌子上起来无视了物理老师愤怒的目光同学们惊讶的眼神连书包都没收跑出去打开门望向走廊,但在这一瞬间他的心跳得太快他的笑过于浓烈他的梦无法继续他什么都没有看见,只是在一片黑暗中睁开了眼。

(二)

马龙整个班都特别害怕物理老师的最后一堂课,这位极端负责受人尊敬的老教师总是用生命拖堂,在没有下一节课不用考虑还有其他老师的课要留个休息时间的情况下,这位老教师拖堂的最高纪录是整整一个小时。

后来马龙认识了许昕,许昕在走廊里等得实在不耐烦就会开始叫魂,下课了放学了吃饭了下雨了要收衣服了,一句一句拖着长腔嚎最后还带着节奏与韵律,你冷了我倦了是时候下课了我错了泪干了放学了回家了。每次听得马龙都忍不住笑,班上的其他人也在笑,物理老师忍无可忍出去走廊骂人,但每次许昕都会在墙角处躲着一听到门响就飞快地逃,安全了以后再回来嚎。

于是后来物理老师就不拖堂了。

班上的第二名很不爽,有一次在放学收拾书包的时候来找马龙抱怨你能不能管管你的朋友,搞得大家都没法好好学习了还让老师很生气。

马龙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笑眯眯地看着这人哼, 我懂了,不说了,爱淡了,梦远了。

马龙哼歌的声线又高又细,他面前的人败下阵来落荒而逃。

 

(三)

马龙在高二去上数学竞赛课的时候认识许昕。

他们这种小城市的学校里并没有专门的竞赛班,甚至连专攻竞赛的老师都没有,大部分想去考考竞赛的学生也并不指着通过竞赛保送,只是希望能混个有加分的成绩就行。

马龙本来对数学竞赛本来没什么兴趣,他觉得自己用不着加分大约也能进自己想进的学校,但他的数学老师劝他来上一上,他向来听话,虽然好好的假期要跑去上课这件事让他很不爽,但他也还是乖乖去听了。

他在那里认识许昕,许昕跟他一个高中,一见到他的校服就兴奋地挥挥手,说同学咱俩应该认识。

其实他俩那时候压根就不认识,许昕比他低一个年级,在那之前他俩连面都没见过。

但他俩在见这第一面后迅速地混熟,两个人一起坐到了最后一排整天在本子上下五子棋,在本子上写字交谈吐槽昨天德罗巴踢得真他妈傻逼,这课上得真让人心烦,诶你知不知道学校门口附近的巷子里新开了个网吧。

于是马龙和许昕在这一个假期的课里的唯一收获就是许昕的五子棋下得不怎么样,皇马蜜和巴萨迷原来也是可以在骂其他联赛的球队时和平共处的,以及这两个人打cs的水平都增长了不少。

 

(四)

下班高峰期马龙又一次被堵在了路上,他听着电台里新打榜的歌有点烦躁地骂这他妈唱得什么,看着路边上刚放学的中学生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吃便宜而不卫生的路边摊,情绪复杂地回想起自己昨天晚上那个梦。

高中的时候马龙很少一个人回家,他人缘不错朋友挺多,每次回家路上总能找到伴。

但他认识了许昕以后,许昕老是在放学时冲到他们班门口拖他一起回家,虽然他们俩回家根本就不是一条路。

马龙脾气好,从来没拒绝过,只是回家的时间比过去晚了不少,经常放学后一个半小时才踏进家门,他十分心虚地跟爸妈解释说这是快要高三了功课紧张些放学以后还要跟同学讨论讨论作业。他父母只念他从小就听话懂事从不说谎,于是从来没有怀疑过。

他也搞不懂他和许昕两个人为啥总能在放学路上耽搁那么长的时间,他俩偶尔绕路去杂志摊买足球俱乐部体坛周报乒乓世界啥的的,偶尔去音像店买自己喜欢的专辑或者对着喜欢而暂时没钱买的专辑流口水,他俩约好了买的时候不重样可以换着听,许昕听得杂些最喜欢的是杨宗纬,马龙专注周杰伦蔡依林百年不变,如果他俩零花钱在这两轮浩劫后还有剩余就去吃一块钱三块的臭豆腐。

在第一次被许昕拉着去吃臭豆腐之前马龙对这世界上所有喜欢吃臭豆腐的人报以十二万分鄙视的态度,吃翔都能吃出快感来简直是脑子有包。但许昕这个神奇的人愣是连续一周天天在他耳朵边上叨叨以各种奇怪的理由不停地试图说服他最后把他烦的不行,说我跟你吃一次从此以后你就闭嘴行不行。许昕点点头说行,然后马龙吃了一次以后许昕果然闭嘴了。

后来都是马龙主动拉着许昕去吃。

 

(五)

马龙局促不安地站在路边摊前等着自己的那一盒臭豆腐,一个西装革履的成年人站在油锅前等臭豆腐这画面看起来很有违和感,旁边路过的行人都忍不住多打量他几眼,旁边的中学生小声地说你看这个叔叔居然买了十块钱的好有钱。而他努力不让自己想到这油锅里的油不知道回收过了多少次有多不健康,苍蝇一直围绕在辣椒面的上方来回盘旋不知道落下去过没有,用来插起臭豆腐的小木棍是怎么来的到底卫不卫生。

他努力地无视了在脑子里闪现的所有念头拿起了自己那满满一大盒臭豆腐插起一块咬了一口。

后来那一整盒臭豆腐被他拿在手上走了很远确定卖臭豆腐的小贩和等臭豆腐的小孩子们都不在视线以内后把它们全部倒进了垃圾桶。

他现在真的成为了一个叔叔。

 

(六)

高三那年,马龙他们搬了教室换到一楼,马龙自己也调了座位,从中间靠前坐去了后排。

倒不是因为个子,他虽然不矮但也不算是特别高的,主要是因为班上近视的人越来越多而他的视力倒一直保持的很好,他觉得坐在靠前也没什么好的想上课睡个觉或是偷看个漫画都不方便,主动跟老师商量调到后排。

马龙的班主任十分感动,在班会上唠唠叨叨了半个小时你们看马龙这样的学生多么好,又优秀又善良总是为别人着想,这个时代光学习好是不够的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而你们看看马龙,哪一样都好,你再看看你们,能不能意识到自己的差距。

边上的同学都在翻白眼暗自想着这一套耳朵都听出了老茧,马龙有点尴尬地缩在自己的座位上红了耳朵,他十分惧怕这一类场景而这一类场景又老是出现,明明他什么都没做,却总是硬生生地被长辈们在自己和同辈之间竖起一道尴尬的墙。

中止他尴尬的是一颗糖,从窗户外飞来,砸到了他的胳膊上。

马龙楞了一下看了还在滔滔不绝的班主任一眼,迅速地把糖收起来,以最小动作扭头看了一眼窗户外面,许昕那一张巨大的神采飞扬的脸差点把他吓个跟头。

许昕看着他看见了自己笑得更开心了,抖抖手里面那一袋子奶糖又想再往里抛,马龙赶紧做了个等等的手势指指讲台上的班主任,然后低下头去拿笔写在本子上问,你咋在这。

许昕带着笑意的声音隔着半层玻璃传了进来:“体育课。”

然后全班都望向了这一边。

卧槽尼玛,马龙的耳朵一路红到了脖子根,而许昕在听到讲台上的人一声怒吼“你是哪个班的你在这干什么”以后迅速地撒丫子跑了。

 

(七)

马龙在会议室里听着老大的滔滔不绝偷偷地在笔记本上涂了个小人。

老大讲到激动处,握起拳头说成与不成,在此一战,我们众志成城,定能克服难关。

马龙扫了一眼周围的人,大家都紧握起拳头虔诚严肃地点了点头,于是他赶紧也握起拳头点了点头。

那一刻他突然希望能有谁穿过这摩天大楼的玻璃窗扔进一颗奶糖来砸中他的头。

当然这种事不可能发生。

 

(八)

于是终究还是有人传了,马龙跟个低年级的学弟在搞基,是真搞。

其实听到有人在打水的地方用很恶意的口气谈论这件事的时候马龙也没有特别难受。

他本来觉得也无所谓,反正高三一结束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以后能不能再见都是问题谁还会在意这些话。

但是有一次体育课的时候他跑完一个一千五百米累得不行,在大脑有点缺氧呼吸有些不畅的时候抬头望向了许昕那个班的窗户,许昕恰好坐在窗户旁边,在那一刻与他灵魂相认地对视,咧开一个笑容站起来挥了挥手。

马龙本来也忍不住笑,头发上的汗珠沿着鬓角滑落带着说不出的热,但看着许昕被走过来的老师提溜走以后他又笑不出来了。

他的高三快结束了,许昕却还有一年。

 

(九)

搬家的时候马龙小心翼翼地把所有周杰伦的专辑单独放在一个盒子里,没让搬家公司经受而是亲自抱着放进了新家。

这么多年来这些专辑他每一张都一直带在身边,从高中带到大学,从大学带到自己租的房子,从一间临时的屋换到另一间临时的屋,直到最后终于有个家可以让它们落地生根。

把它们一张一张摆进书架的时候马龙微笑了起来,他的手在一张一张碟上抚过,最后停在了那张《十一月的肖邦》上,他看着那张《十一月的肖邦》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一瞬间他有一点想落泪。

 

(十)

马龙不再和许昕一块回家了,他的理由是进入冲刺阶段了要早点回去做卷子。

许昕可怜兮兮地看了他一会,最后笑着点点头说你好好加油。

那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他都再没见到许昕,直到有一天许昕来他们班门口找他。

“马龙,你的‘那个’来找你!”他班上坐第一排的一个矮个男生喊了他一句,然后有几个人恶意地笑了起来。

马龙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略冷淡地皱起眉问许昕,什么事儿。

许昕好像既没有感觉到这恶意也没有察觉到这冷淡,依旧是一脸笑地问他,周杰伦出新专辑了我没钱买,你能借给我听听不。

马龙点点头说行,我明天带给你。

那几个男生又恶意地起哄,大家都知道周杰伦的专辑马龙每一张都有,但马龙这人十分小气从不外借,果然还是只有在搞的‘那个’才能借。

马龙没说话,冷冷地看了一眼门口的这几个人又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十一)

马龙没想到的是,那张《十一月的肖邦》从许昕借了起就再没还。

拖了整整两个月。

那两个月里马龙心焦得不行,他自己买来也才听了十几遍的碟就这么一去不复返了,他不得不每天去许昕他们班门口催着许昕还。

“我还没听够,再等等,再等等。”许昕的脸皮堪比城墙,每次都耍着无赖不肯还。

马龙忍无可忍,每天去许昕班门口堵三遍,甚至出言威胁你再不还我就跟着你到你们家把它拿回来。

许昕毫不惧怕,笑得一脸灿烂,依旧讨打地说再等等。

最后马龙忍无可忍攒钱又去音像店买了一张《十一月的肖邦》,第二天去了许昕班里径直走进去到许昕的座位前把这张碟扔到桌子上。

“这张送你,把我原来那张还回来。”他冷冰冰地说。

许昕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看他,然后把那张新碟收进了抽屉里。

“好,我明天还你。”

这一次许昕没有笑。

 

(十二)

在搬家后的第一个晚上马龙循环播放了一整夜的《十一月的肖邦》。

临睡前他想,如果能再重来一次的话,他应该跟去许昕家里把这张碟夺回来。

虽然这张碟还是回来了,结果都一样。

 

(十三)

拍毕业照的时候是在高考前。

那天大家都伤感地聚在一起拼命和所有感情好的感情并不好的同学们合照。

马龙没有去找许昕合影,他俩并不是一个年级的。

那天结束的时候有个女生从校门口抱着一束玫瑰跑进来,在一堆人的目光洗礼中一步一步跑到马龙面前,伸手将那束花往马龙胸前一捅,在马龙手足无措下意识地接了一下以后又转身跑远了,马龙看到她好像是哭了。

马龙那下没接稳,一大把玫瑰花掉到了地上,在一堆人的哄笑和打趣声中他把花捡了起来,捧在手心里没说话。

花一共有九十九朵,攒这么多钱一定很不容易。

那天拍照结束以后马龙顶着一堆人的目光抱着这束花往大门外走去,突然就看到了课间休息从小卖部出来的许昕。

“哟,最后的疯狂?给谁送的?”许昕笑着吹了个口哨。

马龙看了许昕一会,然后走了过去:“别人送我的。”

“真是人比人得扔,”许昕依旧是笑着,但这笑看起来却又不怎么让人快乐,“我想给我喜欢的女孩子送玫瑰但没钱买不起,你这倒好直接有人主动送上门了。”

马龙心情复杂地看着许昕没有说话。

“这玫瑰你还要不,不要送我得了,我拿去跟我暗恋的女生表白。”许昕笑得更浓烈了些,伸手就来抱这一束花。

马龙向后躲了一下,看着许昕僵硬的停下来的动作和脸上的笑容心忍不住抽痛了一下。

最后马龙从手里抽出来了一枝玫瑰塞进了许昕的手里:“别人一片心意我不能全给了你,我送你一朵,祝你表白顺利。”

 

(十四)

马龙最后一次听见许昕的声音是在高考出榜的那天。

许昕给他打了电话,恭喜他考了全市第一。

他和许昕简单地聊了几句,叮嘱许昕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但最后却没说出口希望以后能在一个大学里见。

那时候他想,会见到的吧,一定会见到的吧。

许昕在最后挂电话之前说,哦,对了,我决定和我暗恋的那个女孩子表白。

马龙有点惊讶地问我上次给你那玫瑰你没拿去表白吗。

许昕没有理会他的问题,自顾自的说,我决定明天下午三点在咱们学校那棵樱花树下表白,你祝我表白顺利。

马龙轻轻地说了一声,表白顺利。

然后许昕挂断了电话。

 

(十五)

后来马龙曾经无数次在梦里见到那棵樱花树。

但他再没见到许昕。

第二年他去看了榜,许昕并没有考他进的那所学校,许昕去了另一所。

他也没有机会去恭喜许昕,他不知道许昕家住哪,他也不知道许昕家的电话号码。

那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许昕是怎么知道他家的电话号码的。

但他没有再继续往下想,如果再想下去他就会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什么,而他永远没有办法原谅自己错过了什么。

 


(十六)

马龙在一个情人节的时候再见到许昕。

那天他下班很晚懒得做饭就决定去附近的商业中心吃完饭,走到了以后才发现这是个极其错误的决定,所有大大小小的餐厅都在排队他根本没有吃到晚饭的机会,于是他最后还是决定回家去煮泡面。

他拎着泡面过马路的时候看到许昕。

那么多年过去,许昕脸上的笑容和少年气一点也没变,这个人眼睛弯起来的时候就仿佛可以看到春天。

许昕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每一朵都笑得灿烂,而马龙被这灿烂的笑和梦境般不真实的重逢钉在了原地再也挪不开脚步也说不出话来。

许昕笑着挥了挥手,然后踏上斑马线走过来。

每一步都仿佛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而在十个世纪过去以后,玫瑰和玫瑰的主人突然都收起了笑容,在这一段漫长的时光中停了下来。

许昕跟他目光相接,眼睛里闪着光凝视着他,这一秒的凝视中时间永远停止而他们变成了两座不朽的雕塑。

然后时针再次开始向前转动所有的永恒都开始崩塌,许昕低下了头,装作不认识马龙一般和他擦肩而过。

许昕的肩膀在擦过他的肩膀时马龙感觉到那阵卷起的气流像龙卷风般卷起了海啸,但又瞬间归于平静好像蝴蝶拍拍翅膀一样飞过了万重山。

擦肩而过的瞬间马龙的脑子里闪过许多画面,黑板上相交之后渐行渐远的直线,已经废弃堆满残旧的桌椅板凳的教学楼,枯萎后一片片落在桌子上的玫瑰花瓣,永远也拨不通拨不对的电话号码,藏在心里从来不敢问出口的那个名字,所有的画面随着那只飞过万重山的蝴蝶慢慢消散,最终落在了玫瑰花的一抹红上。

 

(十七)

马龙低下头笑了起来,这一刻美丽而隽永,蝴蝶飞过了万重山,而所有放下的放不下的最终也会被放下。

但是。

但是。

但是。

他以后再也不想在梦里重见这一刻。

“你还欠我一朵玫瑰花。”

马龙这么说着,转身抓住了那只想要逃走的蝴蝶。

 

-完-

 


评论

热度(51)

  1. primary colors我就是个渣 转载了此文字
    少时倾慕,最终都会渐行渐远渐无觉,终至成为别人的良人。蒙太奇的梦境回溯,青春往事少年心事,流水般淌过
  2. 鲸鱼马戏团我就是个渣 转载了此文字
    给word渣笔芯 这篇糖刀太赞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