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mary colors

相遇即死2-3

2.

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卖小吃水果的小贩也出来了。马龙拎了份煎饼果子慢慢往回踱。

其实马龙不喜欢回家,秦志戬常年不在,空荡荡的屋子一个人呆着,走一步都会有回声。

“龙仔放学啦。”是小区里认识的婆婆。

“婆婆晚上好。”马龙礼貌地打着招呼。

在这个小区已经住了很多年,左邻右舍也都混了眼熟。

好像已经十年了吧,马龙已经走到了单元口,抬头望了一眼,自家的窗口竟然有亮光。马龙心中一动,三步并两步往上跑。

掏钥匙开了门,门没锁。

推开门,秦志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翻着一份文件。听到开门声,抬起了头,“怎么回来的这么晚?”是责备的语气。

马龙原本扑腾扑腾欢喜的心情像被扎了一针的气球。带上门,边扶着墙脱了球鞋边“嗯”了一声。

走到沙发旁,马龙皱了眉头,吸吸鼻子,“秦叔你又抽烟了。“

秦志戬闻言放下了手里的文件,“没有的事,我都戒了,”说完站起身,“晚饭吃了吗?”

马龙举了举手里的煎饼果子。

“怎么就吃这个。跟你说了不想自己做饭就到单位食堂吃。”

“嗯嗯,知道了”马龙边放书包边敷衍,突然想到了家长会,”秦叔你下周三有空吗?”

“市里出了个大案子,最近会很忙。“秦志戬有些歉意地拍了拍马龙的肩膀,然后语气严肃了起来,“上学放学的路上小心点,晚上早点回来。”

“哎呀秦叔我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马龙扑上沙发。”秦叔你吃了吗,没吃的话不然我做点?”

秦志戬弯腰拿起了茶几上的文件,“不吃啦,晚上局里还有事,我先回去了。等下记得把门锁好。”

马龙把头埋在抱枕里不说话。

秦志戬坐到马龙身边,揉了揉马龙的头发,放软了语气,“好了,等这个案子结了,秦叔带你吃火锅去。自己要注意安全,知道不知道。”

没听到马龙的回答,秦志戬轻叹了口气,起身离开了。

听见门“咔嚓”关上的声音。马龙扔开了抱枕,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房间里静的可怕。拾起遥控器,开了电视,洗澡去了。

洗完澡,啃了几口已经冷了的煎饼果子,就把自己扔在了床上。

CCTV6又在重播美国队长,虽然已经看了又看,台词都快能背下来,马龙仍然兴致不减。

“Where are we going?”

“The future.”马龙和Bucky一起念出了声。

飞机重重地撞上北极冰盖。马龙躺下来捂住眼,电视里是战争胜利的背景音,而Steve自己没能亲眼见证。没关系的,马龙心想,七十年其实很短暂,会有人陪他一起醒来的,会有人陪着他“till the end of of the line.”

听完了片尾曲,马龙胡乱按着遥控器换台,看了眼闹钟已经11点了。

换到新闻频道,调低了音量,设置好自动关机,马龙又起身关了大灯,拉上被子准备入睡。

闭上眼,眼前又浮现地铁口遇见的风衣男子的身影。比起相对而视的尴尬,回忆中能描摹出更多细节。眼皮耷拉着无精打采,莫名的熟悉。但其实眼睛很好看,尤其离开之前的微笑,眼睛弯成温柔的月牙,一下冲淡了清冷肃杀。

反复重映着他离开的身影,马龙意识慢慢地模糊,睡着之前,恍惚听见电视里的新闻,“连环杀人案再次发生,警方已经封锁了现场。xx路与xx路路口已被封锁,注意绕行,广大市民注意安全……”

 

 

3.
“无论你在哪里,我会去找你,我会找到你,我会带你回去,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面前的人紧紧握住他的手,“记住我,记住我会去带你回来。”

最后的记忆是一个颤抖冰凉的吻,带着雨水的味道。

眼睛就要睁不开了,面前的人满脸雨水或者是泪水,从脸颊滑落。然后就淹没在一片白光之中。

没拉好的窗帘漏进的阳光,打在马龙脸上。马龙伸手捂住眼睛,从那个潮湿的梦中挣扎醒来。

躺在床上好一会儿,那种不真实感又来了。

这个梦,从十年前车祸醒来就经常出现。但对面的人永远面目模糊。昨天却像密布的乌云撕裂了一条缝隙,能看见那人瘦削的侧脸。

每次梦醒,马龙都会一阵恍惚,分辨不清自己在什么地方。

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身边只有秦志戬。

昏迷之前的事,马龙已经回忆不起来了。据说父母都在那场车祸中去世,可马龙总是回忆不起父母的面容。

马龙站了起来,忍着头晕来到洗漱间,打开水龙头狠狠地扑了一把水。抬头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镜子里的自己瞳孔中是自己的倒影。

给自己烤了两片面包,一边刷牙一边琢磨着先把刘胖的作业给解决了。

马龙困在了一道关于圆锥的解析几何题上,要求证两个平面的平行。无意识地画了几条辅助线,看看并没什么用,又用橡皮给擦了。擦擦画画,试题都被擦淡了。马龙烦躁地扔了笔,靠在了椅背上。

“这个坐标系一旦设错,是哇,题目就会变得很复杂。你看,这一题,就不能把圆心设为原点……”

回想起了刘胖的谆谆教诲,马龙又抓起试卷看看是否能换个思路。画坐标系的时候手抖了一下,刚想擦掉,看着扭曲的x轴,马龙又顺势画了个弯曲的y轴。如果坐标系是弯的,那么长度角度还有什么意义。

马龙高一参加数学竞赛的时候有读过高等数学的书。当时他还偶尔会去向刘胖请教问题。刘胖歪头点着书,“这个问题,是哇,你现在不用钻的太深。”

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每每回忆往事,总觉得记忆像是蒙了层白雾,看不真切。马龙将其归结为车祸后遗症或者高考症候群。

其实秦志戬说过,刘胖也说过,之前的老师也有提过。马龙很优秀,但是心思太重,要放开一些。

马龙其实对人很友善,但就是觉着与身边的人有距离感,常常觉得被抽离了当下的场景。昨天大概是他第一次被什么人吸引,那个带着水汽的隔着雨雾的微笑,好像绽开在了心间。

 

意识到走神了很久,马龙看了看被画的乱七八糟的卷子,估计暂时是继续不下去了。

环顾了一下房间,发现墙角脏衣篮已经满了。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觉着还是转换一下心情,打扫个卫生。虽然自己其实挺不喜欢洗衣服。

顺手扫完了地,倒垃圾时在垃圾桶里发现了两根烟蒂。马龙忿忿地踢了脚垃圾桶。

到阳台上晾衣服时,发现太阳已经快落山了,黑暗从窗外蔓延进来。傍晚的小区很喧闹,孩子嬉戏追逐还有父母呼唤孩子回家的声音。

马龙觉得有点冷,回屋加了件衣服,想了想,拎起包出了门。

 

“时间尽头”是小区门口一家奶茶店,老板是一对情侣。其中一位看着挺凶其实喜欢摸头叫他龙仔,另一位是个文艺的胖子。

马龙不喜欢晚上一个人呆在家,经常下楼来这写作业。

推门进去的时候,只有文艺的胖子老板正趴在吧台上专心地剥橘子。听见开门的风铃声,把目光从橘子上移开,见是马龙十分热情的招呼“哟,来啦!”

马龙笑着点点头算是问好,坐在了窗边自己的专属座位上。

“皓哥,热可可,再来份培根三明治吧。”

“好嘞!”

“晚上还没吃呐?”老板端来托盘放在了桌子上。

可马龙没有听见。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又下起了大雨,一个瘦削的男子从雨幕中走出推开了“时间尽头”的门,风铃声叮叮咚咚响起,风夹着雨丝卷着清冷的味道。

 

 

 

两章狗哥都在打酱油orz…

相遇即死1

1.
“班长,我们先走啦!“、”马龙,还不走哇?“、”龙哥,带伞了吗,下雨了啊。”

 马龙摆摆手示意他们先走。很快,笑闹声和脚步声远去,校园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窗外哗哗的雨声。马龙坐在教室后排的桌子上,看着窗外白茫茫一片,远处的高楼只剩下了个影儿,雨点噼里啪啦打在窗上,渐渐模糊了窗外的景色。不知道哪扇窗没关好,寒风夹着雨丝灌了进来。马龙拉上了外套的拉链,拢了拢衣襟想,秋天终于来了,这个夏天实在太长了,好像已经过了一个世纪的样子。

 拈起对面桌子上一张薄纸,题头写着《致家长的一封信》。

“今年我们已经是毕业班了,要收收心了是哇。现在不努力,还想等到什么时候是哇。历史的车轮滚滚而过,你不往前跑没有人等你……”讲台上班主任十分投入的训话,完全没注意到前排饱受洗礼的小同学。马龙无聊地在刚发下来的数学试卷上画乌龟,刚画好的一只半耷拉着眼一副没睡醒样儿十分好笑,跟乌龟大眼瞪小眼半天差点扑哧一声笑出来,赶紧回神。

班主任已经进入了最后的结语“当然,家长的监督与配合也是十分重要的是哇。所以,大家要把信带回去给家长签字,下周三的家长会一定要尽量都来。实在不能来的周一要跟我说明原因。“

马龙抖了抖那张纸,想秦志戬最近又有了什么案子,忙得几天不着家,八成也是不会去,又费劲儿回忆了一下,秦志戬到底有没有给自己开过家长会,记忆中是没有。

窗外雨势渐小,马龙跳下桌子,看了眼手里的纸,揉成球,轻轻一抛,正中垃圾桶。从包里摸出伞,出了门。

走在天桥上,霓虹灯骤然亮了起来。马龙撑着伞看桥下熙攘的车流。

“S市近两周发生了数起杀人案件,引起了社会极大恐慌,由于作案手法的相似,警方怀疑是连环杀人案件。下面是本台记者对公安厅蔡振华副厅长的采访……”

十字路口巨大的电子显示屏上,精干的中年人回答着记者的提问,青黑的眼圈和眼中的红血丝在大屏幕上分毫毕现,是掩饰不住的疲惫。路过的行人偶尔抬头匆匆瞥一眼,很快又低下头举着伞快步走过。

突然眼前一闪,一声雷轰隆炸响。

叹了口气,马龙转身下了天桥。

走到地铁口附近,雨又大了,雨流狂打,马龙觉得伞都快撑不住了,闪身进地铁口避雨。

地下通道里人来来往往,马龙靠墙站着,看着头顶老式的日光灯一明一灭。眼光一扫,发现另一边一个穿着深色风衣的瘦高男人也站着不动。男人站的那块儿地被柱子挡了光,双手插兜,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只是衣服下摆滴滴答答滴着水,脚边已经潮了一小片。马龙目光上移,男人头发也黏在脸颊上还在落着水,看起来像只落水的小狗。

马龙突然就红了脸,意识到这不是什么礼貌的举动,移开了目光,注视着正前方的广告牌,电影上映的宣传,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主演,背景是崩塌的悬崖,看来是部大片,等上映了要去看,马龙暗想。然后又忍不住偷看了眼对面的男人,男人正在滑手机,手机背光照亮男人刀削般英俊凌厉的五官。男人眼睛离开了屏幕,直直看过来。两相对视,十分尴尬。

偷看被抓包,马龙忍不住要去抓头发。男人却咧嘴扯开了一个笑。

马龙被这一笑愣了神,反应过来的时候男人已经上了电梯。哗哗的雨声还没有停下,想起来男人并没有带伞,马龙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也奔上了电梯。冲出地铁口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男人的身影,在举着伞的人流中四处张望不见。回想着男人那个眯着眼的笑,马龙踌躇了一下,撑开了伞离去。

走出不远,身后响起了警车刺耳的警铃声,然后乌拉乌拉的救护车声音也加入了进来,交织着回荡在雨中。

灵感来源于小说绘上小妖的同名小说《相遇即死》